非生物可以喷发可以旋转可以撞击,生物会发怒会求爱会害怕。

如果要说其间唯一不同的恐怕就是智慧本身,无论它现在处于什么高低阶段,它的意义都已经大于运动本身。茫茫世间各种动物,拥有各种不同程度的智能,与其说是一个生物里坐着一个驾驶员,倒不如说是坐着一个灭火队,它的工作应当是尽可能的获得一切互动、一切信息,最终目标是通过思考克服一切动物冲动的结果。如果宇宙一切运动都存在一种运动,而运动需要一个绝对精神去指引,那么这种精神就是一种极致的智慧,一种可以抑制一切又可以疏导一切的智慧。

初创智慧的一切意义,就在于用一股理性去压抑荷尔蒙以及一切化学物质的冲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