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烂尾?

长安十二时辰昨天连载落下帷幕,很多网友表示这个片子烂尾了。首先,众所周知,这个小说原作是烂尾的,不是我说的,是亲王自己承认的。所以电视剧实际上是有很大的改动的,这里我就不对比了。可以说,电视剧的结尾是完全重置的,并且以我所见,并不是烂尾,虽然40集后大量人物开始脱轨,行为莫名其妙,比如被寄予厚望的姚汝能,行为矛盾的萧规等,但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个100分,105分的结尾,最后一集实际上令前面10多集的莫名其妙变得无比合理。下文我会慢慢分析。(人物都还是按照剧集的假名字)

………………………………………剧透警戒线…………………………………

开放式结尾

我要提出的核心观点就是,这个片子实际上暗藏了一个开放式结局。如果网友看完觉得,真凶就是徐宾的话,那很抱歉,确实烂尾了。但所谓开放式结局,就是一切都有可能,需要观众自己去分析,留下了讨论的空间。因为真凶不是徐宾,很显然,另有其人。

徐宾的疑团

逻辑起点是徐宾,就来谈徐宾,我个人认为徐宾不是真凶比较明显,连张小敬也说了“你快说是谁,你一个人做不到”,所以其实所谓的计划要成功,徐宾是必须出来顶锅的,而且故事说到这里,总觉得很多事情没说完。徐宾的不是真凶的疑点如下:

  • 1、他收到的是大食金币,以他一个八品户部主事之力,他自己有什么资源可以获得?
  • 2、就算他有渠道获得,若他是主谋,事情的重点是和皇帝老儿同归于尽,那家里还留着金币作甚?难道不应该是千金散尽,目的实现?
  • 3、若他策划了全部,动机是什么?是杀死皇帝?不是,萧规已经有无数机会杀死皇帝,他自己又何苦设计去接驾,又同归于尽。是寻求上位?他反复强调自己是个人才,那何苦自杀,接驾,送回宫就好,不是。谋杀右相?那为何萧规失控?何苦炸灯楼?显然也不是。
  • 4、他的收益在哪里?造纸的梦想没实现,张小敬没帮到,右相没死,皇帝没死,钱也被查抄,太子倒是获利了,税法倒是有戏了。

发现没有,他是个没动机、没收益的人。要说有那么点收益,也指向太子。

我眼中的真凶——太子

我的观点是,太子。逻辑很简单,剧里反复暗示的 “利高者疑”,从结果倒推,李泌入凤阁,何监安然致仕回乡,姚汝能得救,皇帝似乎也重拾了对太子的信任,右相丢了女婿也暴露了罪行。

太子的计划

那么从头开始,来看一下太子的全盘计划。 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明白,太子的真正计划,不是右相死,不是圣人死,是获得信任。参右相,输;韬光养晦,输;结党造反,输;杀圣人,赢面最大,但也代价最大,可能江山坐不稳。所以计划的出发点,就是自己刺杀圣人,自己救出圣人,获得信任,扳倒右相。

计划准备阶段:计划准备其实应该更早,几乎可以追溯到收养何孚,但计划实施的准备工作差不多在半年前,因为那时集中发生了这么几件事情:右刹被买通;萧规入城;徐宾发财;以上三人事后都有大食金币。另外靖安司成立;何监上任;李泌出山; 小勃律使馆开始准备;何监开始卖房;何孚开始往来各部;徐宾结实了张小敬。

第一阶段:狼卫入城。即曹破言一线,这个阶段其实李泌、张小敬等主角集团已经完全识破的。是用来吸引靖安司注意力的手段,为的是掩护龙波(萧规)的行动。

第二阶段:萧规佯刺右相。这个阶段名侦探程参也说了,是假的。右相必须活着,不然太子就是第一得利者,死路一条。

第三阶段:灯楼不完全爆炸。在太子的计划里最终目的绝不是杀死皇帝。灯楼也不能伤及百姓。

第四阶段:绑架圣人。这个阶段萧规的任务是保证圣人送到徐宾手中。徐宾负责苦肉计隐藏事实,让太子的人救出圣人。

第五阶段:还朝圣人。徐宾的计算就是,张小敬不会杀他,一定有人负责他死,皇帝平安,功臣必须是太子的人。圣人重拾对太子的信任,顺便得到右相罪证。

资金来源:大家可以想想,谁在和大食交战?王宗嗣,这个人是太子发小,不惜抗旨亲手杀死徐宾的是其女王蕴秀。

这样这个计划的逻辑就圆了,“形成了闭环”,太子的人出钱 ,自导自演一出大戏,自己英雄救圣人,利用圣人的不信任,扳倒右相,重获信任。大戏里所有的知情人,基本死完,干干净净。

太子的人

大致计划就是上述,然后我想分析下每个人的工作。

何监:这个人是太子党第一要人,他的工作主要包括帮助李泌,勾搭毛顺,帮助何孚,联系姚汝能,启用徐宾,杀掉焦燧。他的证据很明显:毛顺的图纸上写着他的字;他得到了庞灵的证据交给了太子;他卖房子;收养何孚;默许李泌使用张小敬;“二月春风似剪刀”;亲手杀右相;策反甘守城;卖情报给姚汝能;和焦燧说右相必死 …… 太多了,全是你干的,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何孚:利用何孚刺杀右相,幕后主使是何监,资金来源是何监私产变卖所得。他是何监收养的右相仇人,结局开始就注定了。他对全盘计划所知程度不得而知,我倾向于他是被利用的。他的复仇之心,导致他最后在右相府构陷太子,正中了何监的下怀。

张小敬:是计划最重要的人,一个刹车,所有的计划都必须够像,所以要有人来刹车,事实是他也做到了。当然,很多都是太子集团帮他的,比如萧规故意给他竹片,让他查到是灯楼;徐宾刻意叫他去书店;姚汝能告诉他不退。

李泌:我倾向于认为,他只是何监、太子、姚汝能操纵的棋子,和张小敬类似,他最大的功绩有三:是拿到了罪证给太子;启用了张小敬,当然其实是徐宾的操控;曝光了右相三权独揽。值得一提的是,其实李泌应该已经在某个时刻(具体啥时候我要想想)参透了一切,但是他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内心或许有些不服,所以最后他还是隐居了。

王蕴秀:这个人是计划里很重要的,也是我最想谈的。王蕴秀表面上是被元载忽悠了,但实际上是反利用了元载,利用他的巴结之心,始终稳稳的控制了兵权,可以说她的分工就是清道夫。闻染死,她在;丁老三死,她在;萧规死,她在;徐宾死,她干的。她就是负责把计划里用过的人干掉,有些是计划里本来就会死的,万一不死她就是保障。或者说她是王宗嗣的在京代言人,别忘了闻染香铺的金主也是他。

徐宾:徐宾是重要的交通员。 他主要的任务就是帮助何监、太子打入户部,与何孚交流;在何监授意下来到靖安司,选出张小敬;最后和萧规交接圣人,然后舍身成全太子。他确实是有宰相之才,因为很有可能税法是他一力编纂的,他是个大数据的高手(大案牍术),这一点名侦探程参可以作证,他说在靖安司看到了一个税法人才,这一点是重要信息。他是太子党的最好证明,就是同样计划中的陆三(一开始那个望楼暗桩)没杀掉他。当然不能杀掉他,因为他们都是计划里重要的组成部分。另外,伏火雷也是他发现的,因为计划要求他们发现,右相才能不死,皇帝才能不死。

姚汝能:这个人我很纠结,我认为他可能是双面间谍,他告诉了右相好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挖出了庞灵(从庞灵知道他来反证),他请李泌出山,他救了檀棋。但他最后拿到大食金币时,又显得有点像是局外人。我目前最好的猜测觉得他类似李泌、张小敬,计划里的刹车,他自己也不知道全盘计划:救檀棋、发不退,应该都是利用了他名相之后的热血;他给右相带去的情报,其实反而都是对右相不利的,主要都是指向最终计划是刺杀右相,这个显然是个假情报。这恐怕也就是为什么最后他仍然得到了太子的襄助,我这么说是因为给他金币的是三品以上红袍,金鱼袋的持有者,而金币是个重要的指针,猜测是太子的人。另外他和徐宾最后一段机锋值得玩味,倒像是,徐宾的理想是姚汝能植入的。

闻无忌:闻无忌的死,和张小敬入狱,都是计划好了的。利用的就是小勃律使馆营建,名侦探程参其实已经说了,这个事情雄火帮是没办法促成,主要还是户部、何孚、何监,甚至太子幕后策划的。

萧规:就是电视里演的,他要闻染活,他要张小敬活,他要皇帝活,真是个老好人,被利用的不要不要的。唯一隐藏的,他真实的任务应该是把皇帝老儿交给徐宾,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心要杀,却舍命保护其撤退。他还有一个任务,是发了一个外包给丁老三,让丁老三去找了右刹,右刹用了狼卫,因为他们都在守捉城里混,有这个渠道。

闻染:闻染是很重要的,她几乎成为了张小敬、萧规、丁老三这些老八团的人共同的动力源泉。在闻无忌死后,闻染一直是王蕴秀养着,可以佐证。她是老八团的动力,而老八团和右相都是不共戴天,用这批人,符合太子的利益。

郭利仕:这个人明显太子党,好像不用解释。但他代表着很关键的一波禁军力量。也是除了太子私兵以外,太子手上唯一的兵权。(按我的理论,暗地里还有王蕴秀操纵的元载带的部分右相的兵)

还有个什么书院的小王,我名字忘了:这个人真的是何监的铁粉,好像不用多说了,明显就是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的关系。

计划对面的人

右相:右相是绝不要圣人死的。因为他活得越久,自己越好,君主立宪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了。他对靖安司的控制,其实只是为了表面上的计划,他唯一的敌人就是太子,让太子没面子,让太子失去信任,甚至让太子死。这样永王立嗣,自己掌权。当然还有个前提,就是自己得活着。他的情报只能达到刺杀自己为止,接下来的灯楼刺杀,他完全无法预料。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基本上姚汝能的戏份,到灯楼前就结束了;也解释了为什么吉温接管了靖安司之后,反而毫无作用。可以说他的政治斗争,只在表面。

永王:永王其实是右相的不得已之选,毕竟右相的“君主立宪”梦想,还是需要一个傀儡李家人的。所以显然永王最后是输了。他和封大伦之所以可以绑在一起,就是因为此人的计策和他基本同调。比如冒充龙武军,刺杀圣人。请注意,在整个计划里,真正想过要杀死圣人的,只有他。他的人混入右相的龙武军,高喊为了太子,杀死圣人,这样最后受益最高反而是他自己。

圣人:圣人对太子之不信任,令人发指。剧里透露的:太子之前一直住在宿舍里,韬光养晦,圣人不信;刺杀右相,太子干的;刺杀自己,太子干的;徐宾绑着他上城楼,叫你背后的人出来,太子!还是不信;直到最后太子当着他面烧罪证,他还不相信太子,自己抢来看,发现是右相的罪证,才相信了太子。(这一幕其实是整个计划最好的缩影,从头到尾的计划,太子就是充分利用圣人对自己的不信任。)圣人是十分刚愎自用的人,“堪比尧舜”,他不相信别人说的,不相信做给他看的,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太子给我罪证,就是意图扳倒右相,先干死你太子,我自己发现的右相证据,就不是你参的,我信你。就是这一点,被利用了。另外,他骂太子不体恤民情,养尊处优云云,在他进贫民窟的时候,已经打脸了,简直就是“何不食肉糜”的真人演出。

一家之言

我要说的基本就是这些,我始终觉得,这个结尾是开放结局,我的观点不全面,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可以解释很多矛盾点。我的朋友幻小狸认为这是安禄山的行为,剧里也有一个“安大叔”出现过,天宝三载,他司职河北节度使,我想不出其中联系,留给有缘人。剧里还有很多小细节,我还未能一一代入我的观点进行推演,所以如果有人提出好的疑点,也可以一起推敲下。当然,要是觉得我想太多,我觉得也对,当年看完韩寒的后会无期的评测,我也觉得想太多。

最后我想,虽然我的推论中,太子是赢了,但圣人恐怕没有那么傻,他的杀机埋藏在《回乡偶书》的后两句。剧中,何监写下了前两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意思大致是,我任务完成了,可以安心回家了,里面似乎竟透着一丝窃喜和感慨;但皇帝接了两句不平凡,“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这两句急转直下,真是让人后脊梁骨一凉,腹黑到极致,似乎在说,你以为回去就好了吗?后来大家也知道了,原型贺知章回家没多久就死了。只是顺带一提,和中心思想无关。

祥瑞御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