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us:

这是我以父亲身份写的第一篇文章,也是我作为父亲给你写的第一封信。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了,是爸爸32岁的生日,没什么特别的,却也是很特别的,因为几天前你诞生了。我印象中我的父母是不过生日的,这个印象也植根在我的心头,只有在你出生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生日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我30岁的时候想了很多,年轻的时候觉得一辈子好长,我才十几岁,可活到三十,就觉得自己的人生必须有一个定位了。所以这两年来我一直在学着“认识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就变成了“这个人30岁的时候做了啥?”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一而足,很难说有什么结论,但这个思考本身却十分有趣。现在,你出生了,我又多了一个思维方式。如果“这个人30岁的时候做了啥”的问题是一个对过去的回溯的话,思考“你的30岁将会怎样”就变成了一种对未来的想象。想象是有趣的。

自己三十的时候觉得人生苦短,似乎什么都还没有做,三十年就过去了,人生不外乎也就两个多三十年。但盼望你的三十岁又让我重新觉得人生也很长,就好像自己十几岁的时候想的那样。

Marcus,你30的时候爸爸62了,做不到像你爷爷一样仍然奋斗在工作岗位上,恐怕也不易保持思路的清明,给你各种人生的建议。那时可能我已经回归了慵懒的本性,开始享受自己。收入也不会像工作的时候那么多,和你母亲拿着退休工资,想着人生最后一段如何不虚度了。我恐怕也不会像很多父母一样一颗心挂在你身上,我会尊重你的人生,也要珍惜自己的。那时你也应该是一个开始成熟的男人了,他们都说现在的孩子营养好,脑子聪明长得快,所以爸爸在30岁的困惑恐怕你未必会碰到,或者说你早就轻松解决了,这很好,这才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泱泱历史几千载,人总是在重蹈覆辙,你不会犯我犯过的错,却一定在犯着别的错,没什么奇怪的,这就是人生。我知道的可以帮你,不知道的还是要你自己去探寻。

你30的时候也会考虑结婚生子了,或者你已经实现了这个目标。我曾说,你的诞生是我和你母亲生命的一个事件,却很少意识到对你而言如何,只怕婴儿懵懂的你确实也思考不了这些。但当你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你也会经历这个事件,那时候我会经历第一次做爷爷,而你就会和我一样坐在桌子前静静地思考这个事件究竟给你带来了什么。归根到底我仍然很惭愧,因为对世界对人生我知之甚少,只为体验人生的事件就给你一个人生,这个事情本身不太公平。但是人生就是这样,结局虽然注定,但却仍然感恩拥有,我想你也一定能明白。所以即使你不知道孕育生命意味着什么,没关系,人都是这样,你仍会考虑结婚生子,想做还是去做。

你30的时候可能事业早在我之上了,毕竟像我这么迟钝、后觉的人已经不多了,人们或是会选择一条可实践的道路,或是会选择一种能获利的方法论。其实很少有人是想明白了才去做事的,可我总爱想去先弄明白。我就是吃了太多这个亏,很多事情是想不明白也得先去做的。我最近特别喜欢一句话:“为什么盒子是方的?”答,“它总得有个形状吧”。你看,人总是在不自觉的时候被诞生,在不知道要学什么的时候选择专业,在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工作的时候选择工作,在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时候选择注定一生的婚姻,在不知道能不能负起责任的时候去孕育一个新的生命。我总是被这些问题绊住脚步,有时想想实在不值。我并不是否定思考的价值,思考若没有意义,人类的智慧也就没有意义了,思考是绝对应该的。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想明白了才去做的。你看我在这里和你说的很好听,明天我还是会踯躅于各种念头,而束缚行动的双手。等稍有结论的时候,别人早就领先了,我的智却反而变成了一种愚了。所以即使没想明白,这个事情即使不知道对错,只要于人于世界无害,就可以先做起来,有时候调头的成本,比想象的要低。这大概就是“知行合一”?

你能经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一时我也说不完。我没有什么才华,说不出什么名句,甚至一下子引不了好的劝言。所以只是在你出生几天后道一句生日快乐,而我今年的生日已经很快乐了。让我们明年一起过。

Ephraim,2019于月子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