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然说:“汪乙,你老是一副很完美的样子,你就没有犯过傻吗?”“怎么可能没有”汪乙几乎脱口而出,当然,人这么可能没有犯过傻,“人生本质上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只是有些错误的代价比较大,或者有些错误犯过一次却不会记得。”“那你跟我说一件吧”悦然又露出了那个“求你了,好不好”的表情,汪乙每次看到这种表情都要扭过头去,只是他的心没有脖子那么犟。

“小时候不太懂文言,看的一知半解。小学班上有个军迷,从小就喜欢各种舰艇大炮机枪,没事就拿兵书来说,三十六计如何如何,孙子曰如何如何。”悦然不知何时已经坐下,仰头看着他,“我小时候什么都好奇,为了和他能聊天,也去读了孙子兵法,没有翻译的那种原文,一读,觉得还可以,基本看得懂。‘孙子武者,齐人也……’就这样看了一些。”汪乙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我第二天很高兴,找到了和军迷聊天的话题,出操的时候,就去考考小军迷:‘你知道,孙子兵法第一句是什么吗?’自己觉得很得意,答案已经了然于胸。军迷很高兴:‘我当然知道’,于是吟诵起来:‘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就懵了,这和我看的版本不一样啊!我不敢和他辩,敷衍几句对啊你真厉害之类的就不敢继续聊了。”汪乙干咳了几声,掩饰了一下这种聊尴尬的时候的不自在,“回家拿出书往后翻了一页,看到了他念的那句话,才知道,原来我只读了一个序……”

汪乙低头看去,悦然已经笑得捂着肚子了,他捡起脚边一只寄居蟹,蟹一下躲到了壳里,打开了那种一触而发的防御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