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了总要盘点一下。文章标题是窃用了自己工作的年终总结的标题,作为个人总结也合适。一年写了太多的假文了,年底总结,就不拽文了。

年中做过一次小结,下半年就没有上半年那么丰富了。9月来工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就是这样,一旦离开了舒适圈,很多原来的舒适事情也会发生变化。当然,人到了这个岁数,自己能支配的时间也实在有限。

2019

阅读:年中的时候盘点过一些,就不再赘述,下半年本还是依照之前预定的计划在进行,主要看明史和嘉兴本土作者,于是读了金庸的《笑傲江湖》、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但之后就发生了一些变化,主要还是来自于工作的压力,静心的时间少了很多。所以开始读一些让自己舒服的书,有《梁启超说佛》,维新派顶梁柱的学问令人佩服;马伯庸的《七侯笔录》,这本书有些浅,娱乐为主;《枪炮、病菌与钢铁》,这部类论文的图书把人类学的研究放进了一个实验化的验证环境中,科学性极强,也不乏趣味,遗憾的是翻译的语句总是有些难理解;近期开始重读《三体》。总的来说,下半年的学习任务偏重,读书的海绵就有些饱和,只是硬逼着自己坚持读了一些。

视频:视频则是重温了《大明王朝1566》,总觉得自己在职场上不够聪明,内心想找一些借鉴吧,另外优酷上架了《走向共和》,可作为不可错过系列。美剧英剧之类的真的是淡出了生活,还是那句话,时间有限。

音频:音频倒是很丰富。钱文忠的《钱文忠讲佛》,和梁启超二人给我真是带来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另外开始了于谦的播客,结束了《面面相趣》的第一季,最喜欢的还是追星的那集,最喜欢的人是Alice(以上排名不包括Arthur那集)。另外《三体》的广播剧质量很高,可惜一周一更有些难耐,以致又拿起小说啃起来。还听了《易中天讲禅》,不咋地,不是这个人不好,是禅宗本来就不咋地。

其他方面,吉他还在懒散地练习,儿子喜欢,就多练几首曲子也好。8月重试了古籍的整理,大概进行到40%的地方,就迎来了工作的变化,所以还止步着。学习了“小鹤双拼”,现在已经基本能够熟练使用,比原来打字的速度还真的是,有所减慢,不过这是个学习的阵痛吧,我想熟练之后,还是能加快不少的,也算是突破一个十几年的瓶颈。今年的体育锻炼算是一塌糊涂了,不提也罢。

值得一提的是,10-12月大概有6-7周的时间是在酒店里度过的,赶了前所未有多的高铁和地铁。这段经历是很难和别人分享的,因为这个事情看起来是公差,但个中经历了多少自我拷问,是谁都不会明白的。我曾想过要写下一些感受,但太细腻太私人了,还是免了。而且虽在杭州月余,但一直未能如愿瞻仰于谦祠、章太炎墓,有些遗憾。

也因为这段出差,错过了很多儿子成长的时间,虽然妻子总要我别说不吉利的话,但心底真的希望儿子能等等我,多给我一些时间去品味他的成长。可惜他是个好孩子,总是趁我不注意,就突然长大,突然调皮,突然掌握了新技能,叫人欣喜,又令人唏嘘。

2020

谈谈2020的计划吧,日子过到2020年,很多戏剧性的东西在我生命里不再重要,相反我需要更多的是平静和可预测。这种结束一个10年,一个千年,一个时代等等的措辞,在我看来空洞无味,我的人生是注定在这个世纪中间一个不起眼的年份终结的,何苦去数着那些人为的时间节点呢。

2020年最希望的还是自己放掉一些工作上的执念,什么都比不上和家人度过的时间。可能工作还会有一些变数,往任何一个方向,总会有相应的代价,所以看淡一些为好。

阅读上明年还想找些佛学的书来研读下,有机会还想拜访一两位住持,求教佛学。从前最喜欢王维,少年成名,终归田园,后来知道了其字“摩诘”的来历,觉得做个居士也不错。另外嘉兴本土作者还大有可观,值得继续研读。明史方面则是已经安排了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作为自己明史的继续学习方向。可能明年会找一些好的民国历史的书来看看,这是自己读书的时候就没有学好的一段历史,希望能得到好书推荐。

音频则是希望能够再听些佛学之类的,或者别人的人生能开拓视野的亦可。期待《面面相觑》的第二季。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的奇葩说、李诞之类的,不知道我会不会提起兴趣来去看看。总觉得这些形式有些哗众取宠,但不看又怕是自己故步自封,再想想吧。

对了,古籍务必在一季度整理完成,无论质量怎样,总要完成。这段整理的过程其实给自己的文言文倒是补了不少课。不过我赞同余老师的观点,文言文多数空洞,鲜有佳作。年纪大了,就不喜欢那种放浪形骸式的自悟了,渐渐觉得东坡是真的好。

很高兴这一年我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各个方面,都做不到人杰,只求对得起自己了。至于明年,就这么四平八稳也挺好。新年许三个愿望:希望家人健康,希望家人健健康康,希望家人健健康康。

这篇写的还行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