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儒今天也是8点才起的床,起床的时候老婆已经去上班了,儿子在客厅里和奶奶叽里呱啦地在争论早餐到底再吃几口粥。他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脑子里最先闪过的是昨夜酒桌上放的狂话:“只要我在工业区支行,支行就不会出任何事”,如果行长迟到不算个事儿的话,他这话倒也还站得住。他爬起来穿裤子,皮带叮叮当当地响着,儿子在外面大喊:“奶奶!爸爸起来了!”然后开始“爸爸,爸爸”地叫。“哎”刘学儒应了一声,“等爸爸穿好衣服哦。”自从他老娘从乡下来城里,他就不能穿着内裤到处乱跑了。他稀里糊涂地走出去,摸摸儿子的头,然后回到卧室卫生间洗漱,一只手刷着牙,一只手解锁手机,有两个会计经理老高的未接来电。会计经理是他手下负责整个营业大厅柜台运营的人,一般都是向分管会计工作的副行长老厉汇报工作,大清早的打他电话不知道什么事情。本着只要不连着打就不是什么急事的原则,他放下手机,沾水捞了几下头发,就算洗漱完毕了。

换好衣服走到餐厅,儿子已经吃好早餐去客厅自己玩玩具了,老娘从厨房里端了一碗煮烂的白粥给他,上面还放了一些榨菜酸瓜和花生米。刘学儒看了眼粥,就去门口换鞋。老娘看到了:“哎你怎么不吃啊,粥都给你弄好了?”“不吃了,来不及了。”“不对胃口吗?你小时候最爱吃了啊。”“不是,来不及吃了。”“是不是不对胃口?”“是啊!”刘学儒有点不耐烦,“大清早的又是腌制食品又是花生又是大白粥,糖分高油脂高亚硝酸盐高,太不健康了,我不吃了,走了啊。”说完他就出门了。

刘学儒调来工业区支行已经好几年了,刚来的时候还没有孩子,夫妻二人贷款在支行不远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上班其实也就5分钟的路程,不过去小区地下室取完车开到单位,已经8点40了。他手肘夹着手包,从后门上到二楼的办公室,扫地阿姨这会儿正慢悠悠地擦他的会客茶几,眼神时不时还瞄他几眼。他假装没看见,在办公桌坐下,刚坐下,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老高:“喂,老高,哦没事我正好在开车没接到,怎么了……厉行长不在吗……我已经在单位了,好的我下来。”他翻了下笔记本,上面写着“本周老厉去省行学习培训”,他揉了揉脑袋,走出办公室,下楼前到公司部办公室看了一眼,客户经理一个人都不在,他摇摇头,下楼来到大堂。刚到大堂,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

银行大堂有两个特征,一个是灯特别亮,另一个是站着的人特别多。前者是因为顶灯本就特别的亮,加上各种电子液晶屏——广告液晶屏、等候区的动画片电视机、回单箱、自助查询机、自助办理机、叫号机、网银演示机等等等等,把大堂照的交相辉映;后者是因为工作人员本就多,大堂引导员、大堂经理、保安等常规工作人员,还有走来走去的会计主管、低柜理财经理、带着客户办业务的客户经理等等,加上永远不喜欢坐着等号的客户,大堂里总是站满了人。但今天情况有点不同,最明显是灯全暗着,只有柜台的电脑屏幕隐约泛着白光,照在柜员的脸上,其次就是人特别少,没有顾客,工作人员也少,只有两三个保安站在门口疏导。最奇怪的是会计间的门,敞开着!

银行会计间的门是机密要地,一般都按照AB门的设计,两道门总有一道是要关着的。像他们这样的支行,没有自己的库房,所以这套门开着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不在营业。快9点了还不在营业,这就是个大问题了。刘学儒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刚要往会计经理办公室走,老高从会计间里迎了出来:“刘行长,您来了。”“怎么……”“停电了!”还没问完,老高就问答。“停电了启动预案啊!”“已经启动了,现在所有会计设备都启用UPS供电了,其他设备能关的都关了。”刘学儒点点头:“嗯好的,停电事先没通知吗?”“没通知,就刚刚突然没电了,大概十分钟前吧。电力局电话暂时还没打通。”刘学儒又点点头:“好的,你做的都不错,老同志还是可靠的。”老高却继续说:“但是还有个事情要跟您汇报。”“运钞车没来?”刘学儒根据开着的会计间已经猜到了,运钞车带来的箱子相当于他这个小支行的库房,所以门开着一定是“库房”没来。“是的”老高答道,“早先打您电话就是这个事情。”“和总行联系过了吗?”“没联系上。”“继续联系,联系上了通知我。”“哎,好的。”“下次注意这种情况你多打我几个电话,电话太多我来不及回。”“哎好的!”刘学儒说完扫视了一圈柜台,柜员们停住了窃窃私语,一个个隔着玻璃也都盯着他,他不做声,上楼回到办公室。路上他拿出手机,给总行会计部李总发了条微信:“兄弟啥情况,今天运钞车都没来?老高有没有和你们联系过?”刚点完发送,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他老娘。

“喂,妈,怎么了,儿子没事吧?”“孩子没事。学儒啊,妈找你有事。”刘学儒抓抓头:“嗯,我有点忙,怎么了你简单说。“妈想今天收拾下东西就回去了,你爸一个人在乡下也没人照顾着,我问问你的意思,你和亲家母也商量下,不然孩子没人带。”刘学儒声音一下就响了起来:“不是,不就一碗破粥吗,你这是干嘛?”他一下就联想到了早晨他不吃早饭的事情,“你一把年纪了不要闹小孩子脾气好不好?”电话那头老娘声音更缓和了:“不是,妈不是闹脾气,你先别急。你知道我来城里也不习惯,周围也没什么认识的人,买菜又贵,想着你们忙来带带孙子,帮衬帮衬。你爸呢确实也没人照顾,家里几亩地眼看也要收了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就想干脆要不回去得了,这不和你商量商量。”“哎呀老妈这事情又不急,我这儿还有好多急事,我们回来再商量行吧。”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刚挂了几秒钟,老娘又打来了,他摇了摇头,接起来:“干嘛啊,不是说了回家再说?”“不是,你忙你的,还有个事情,家里停电了,自来水也没有了。我问问你。”刘学儒愣了愣,说:“估计这片区都停电吧,我们单位也停电,所以我忙啊,等等好了。高层供水是靠电水泵打上去的,哎对就跟鱼塘一样,所以停电了肯定就没水了,我发你个社区的电话你可以问问,去一楼公共水龙头提点上来。”老娘在电话里一直“哎”,“对了你下楼的时候带上儿子啊,别把他一个人留家里,你们老的习惯要改改。好了不说了。”刘学儒挂了电话,点开老娘的手机号,发了一条短信,是物业的电话,老娘没有微信但是会看短信。发完,他已经走到了办公室,没电烧水,他悻悻地喝了几口凉水冲冲胃里的酒精,然后靠在办公桌上稍微眯一会儿。

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一个小时左右,刘学儒被手机吵醒,老高的电话打来了:“刘行长,电还没来,电话也都没打通,UPS估计最多坚持一小时,客户有些已经走了有些还在大厅等着,您看怎么办?”刘学儒搓了搓脸:“照预案来,预案该干啥了?”“按照预案应该马上联系合作的电力公司安排发电机了。”“那安排啊。”“按预案,要您去一趟。”“好,好。”刘学儒答应着,拿起车钥匙,就往门口走去,下楼碰到老高:“哎老高,刚刚忘记问,总行没消息吗?”老高摇摇头。“好的知道了。”他看了眼自己的微信,也没人回复他,就开车出发了。

刘学儒路过了一家加油站,门口排了很长的队,一直排到了马路上,他被堵在了路上。这时,他老婆打来了一个电话,他用车载的免提接了起来:“喂,怎么了,儿子没事吧?”“不是儿子,是你老妈,她联系你了吗?”“哎,你别理她,她在闹小孩子脾气呢,这个事情回去再说。”“不是啊,她已经打包好东西准备要走了,刚刚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商量商量来照顾下儿子,所以我妈来问我的。你们怎么安排的啊?”刘学儒差点一脚油门撞上前面的车:“啊?什么毛病?我打她问问。”“你先别问了,万一老人家在气头上,我妈我商量好了,她下午会过去的,我单位也有点状况,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吧。”刘学儒按了方向盘上的挂断电话,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嘟嘟嘟”按了几声喇叭。他看了眼反光镜,见左边车道有个空,他一把方向盘加了个塞,逼得后面的车也直按喇叭,顿时街上喇叭声此起彼伏。焦虑就像一种传染病一样,一瞬间就会在人群中传播开。

到了电力公司,刘学儒好不容易在停车场找到一个车位,然后去到办事大厅,大厅大门紧闭,也是一个人都没有,他折回来,回到停车场,正准备拿手机找对接联系方式,一个人在背后叫住了他:“学儒!”他回头一看,正是会计部李总:“老李?你小子怎么在这里,微信也不回,电话也不接。”“你他妈不知道?”“我知道什么啊?”“你到了经营机构喝酒喝傻了吧,今天这种情况我哪还有空看微信啊。”“什么情况?”“你是真不知道?”刘学儒摇摇头。“今天全城都停电了啊!”刘学儒这回真的傻了。

刘学儒愣了大概人类进化了10次的时间之后,回过神来:“那我怎么办?”老李耸耸肩苦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这种情况压根没碰到过,预案都不敢想。”他看看刘学儒一脸神经衰弱的样子,继续说,“你先回单位吧,我现在得赶紧开车去趟人行,报告下今天没法正常营业了,超过半天就麻烦了。估计他们今天也炸了,电话都不通,我还是走一趟。”“哎,那发电机呢?”“哪儿还有什么发电机,都被医院消防拖走了,你先回去待命吧。不聊了,我走了啊。你还是回单位镇着,有事打我电话,微信来不及看。拜拜。”老李不等他缓过来就跑了,跑了几步又折回来,神神秘秘地说:“兄弟,这次停电不平常啊,要是停个几天怕是吃饭喝水都有问题,你赶紧也安排下吧。拜拜”说完没等他回复,就开车走了。

刘学儒坐上车,关上车门,没有发动汽车,闭上眼睛仔细定了定神,他想起了今天路上路怒的车子们,想起了加油站的长队,想起了老婆说她单位的状况,想起了家里也停电的事情,终于都串了起来,焦虑的气氛原来是源自全城停电。他终于有些缓过来了,他睁开眼,拿出手机,给老高发了条短信:“已与总行联系上,因全城停电,暂停营业,总行已上报人行。所有人员原地待命,注意做好客户解释工作。”发完,他想到老李后面和他说的几句话,又拿出手机补发了一条:“如果行员家里有什么事,先和我汇报,情况特殊的话可以回去照顾家人。”然后他给行领导也编了一条长微信,汇报了今天几个小时发生的所有情况。做完这些,他舒了一口气,发动汽车,往单位开去。

路上车子更多了,喇叭声也更多了,他也跟着焦虑了起来,越想越不安心,他给老娘拨了一个电话:“喂,妈……哎不是,我不是跟你聊这个事情……对,你回去吧,没事儿,不过我还有个事儿和您商量下。”他顿了一顿,然后继续说,“我想了一想,要不然这样,儿子也没去乡下玩过,我小时候用的土灶锄头什么的他都没见过,要不干脆晚上我开车送你们一起去,让他在乡下住一段时间,还能跟着你们一起收收稻谷蔬菜啥的。回头我们也一起来……好,好,回来细说,好,好,再见。”刘学儒挂了电话,车子正路过一家大型超市,虽然广告灯没有亮,但是门口挤满了老头老太,一箱箱地往外搬米面油。他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

-完-

停电 阶级逆转 生产资源

这次的题目是我哥Arthur出的,之所以突破惯例把词汇放在最后是因为就看到这三个词就直接剧透完了。我想我的答案在文章里也表达清楚了,可惜我想的还不够深,只描述了现象,没有更深的思想。

这篇写的还行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