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评测 海关 保险

这周的题目我写的比较慢,一来篇幅较长,二来想试试双线叙事。不过最后效果不太好,大家多批评吧。

1

太困了!
拖着行李到了机场之后,我还是哈欠连天的状态,一手拉着拉杆箱,一手还提溜着妻子塞给我的早餐,眼睛酸酸的,有一种从高压电线上走过的感觉——天旋地转。昨天睡太晚了。
今天要出差,所以昨晚我通宵打完了新游戏。其实我不算是个核心玩家,对游戏都是淡淡地尝一口就好的原则,难度调到最低,享受剧情为主,若不是剧情吸引人,恐怕我是很难这么投入去玩的。再说,要出差半个多月,多少倒霉朋友憋着给我剧透呢!不过说起来也真的亏,这个游戏剧情到后面堪称灾难,他都有些后悔自己为此熬了一宿。
人啊,不能不服老,虽然30岁远称不上是老,但是在金融业干了七八年,透支得太厉害,精力真是跟不上,好在飞机还有十几小时,可以掐断通讯美美补一觉,对现代人来说,真的是一种难得的美事。我看了看手里的早饭,就近找了个垃圾桶扔了,一大早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不吐才怪。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先去清关吧,还有点余裕可以买个面包。
这么想着,我就往出境口走去。路过值机台的时候,我习惯性地想起来要不要买个飞机延误险,看了看手上iWatch提示今日天气晴好,APP提示飞机已经在停机坪上停着了。我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这玩意儿邪门,买的时候准时起飞,不买的时候总是延误。于是就来到了登机口。

2

米劳穿着一身卡其色的摄影背心,这是他的老习惯了,口袋多,放得下东西。40多岁的他是一个杂志的编辑,或者说以前是一个杂志的编辑,现在杂志都转型成了新媒体——网站、公众号、播客等等,而他主要负责的是一些评分评测项目。“米劳”不是他的本名,是他的ID,这个ID他用了好多年了,在业内也算小有名气,社交网站的名字后面还有个V,其实他的本名特俗,叫张丰收。
他这一代人是最尴尬的,对于互联网和新媒体,不至于排斥,但确实也有接受的困难,打个比方来说,他至今不会网银在线转账,还有在线值机,能去银行柜台他还是去,只要值机还有柜台,他也会去。所以他按照出境的推荐流程,提前三个小时就到了机场。
他是自己开车来的,到机场停好车,还有一些时间,他对那些所谓的免税店没兴趣,于是在车里点了一支烟,顺手拿出了手机,界面还停留在社交网站的页面上。他摇摇头,干脆把手机收起来了,他也是没事找事,明明知道一群人追在自己身后骂骂咧咧,领导还特地让他出国做个专访,也算是避避风头,可还总忍不住要去看。大概当代人真的对手机有一种不自觉的依赖了吧。
做媒体其实是很难的,在网络时代尤其难,以前虽然也总有人批评,但顶多把杂志一扔骂个娘,作者自己没什么损失。现在沟通方便了,骂娘可以直接找到作者了,作者说话越来越小心,防杠补丁有时候比正文内容字数还多,但观点这种东西,哪有对错,总还是有人会在背后揪着不放。这些人也怪,不喜欢不看就是了,非要看,看完还要骂,就好像刑讯逼供的大爷一样,拿着板子逼你说他想听的话,挺无厘头的,是有点要成精那意思。
慢悠悠抽了一支烟,翻看了一些纸质笔记本上写的采访提纲,心里就爽多了,中年男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躲在自己的车里,点支烟想想自己的事情。活到这岁数,不顺心的事情多了,有时候也就顺了,大概这就是不惑的意思。他把本子放回背心口袋,把笔插在了心口的内袋,检查了下行李,充电器什么的,就去值机排队了。

3

说来也怪,今天这个队排的特别的长,大概是暑假快到了,出国参加毕业典礼的、旅游的、游学的,都挤着往外扑,偏偏我是去公干。这就好像自驾去旅游,出城的时候遇到上班早高峰,不知道是他们比较惨,还是我比较惨。不过这事儿我有经验,读大学的时候经常要去挤火车票,那时候还没有12306呢,一年四季跑进售票大厅,都是人头攒动。这时候很多人会直观地找一条最短的队伍去排,其实不对,作为一个老阴……老乘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学会观察!首先长队里面有一个短的,一定有问题,别人都不傻,这种队伍不是快到交班了,就是有人赖着堵住了,一般不要去碰。哪怕有新的窗口开出来,人潮也会哇啦一下拥去,哪儿轮得到等我去发现。接着就要观察哪个队伍前进的快,窗口卖票的都是资深职业倦怠,今天媳妇儿给自己吃话了,或者一早老爷子给自己催婚了,再或者今天出票打印机卡顿了等等,都会直接影响到队伍的行进速度,一定要观察,短的队伍永远不是最快的队伍,最长的也未必不是最慢的队伍。最后就要多长个心眼,看看是不是排进了快到交班时间的队伍,或者是军人老人可以无条件插队的队伍,这些队伍也都慢。
以上总结在我脑子里运转的时间极短,在经过四年的总结后运算重演的过程甚至不用0.1秒。我经过快速而精准地观察,在机智地躲过引导人员的栏杆带子之后,很顺利地排上了一个看起来手脚很麻利的小伙子的窗口队伍前。小伙子看起来20出头,一般这样的家伙都是退伍转业的,实诚,认真,还有些羞涩,问不了太多问题,是合适人选。最主要是,老兵了,手速快啊,盖章的声音都要比隔壁几个关系户妹妹要响一些,一看就是靠谱的样子!
我暗自得意着,抬手看了看时间,稳了,待会儿可以稳稳地在星巴克喝杯咖啡,面包太寒酸了,来个帕尼尼才对得起自己英明的选队啊。

4

米劳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开始出境排队,今天人还真有点多。他像往常一样,跟在队伍里面随波逐流,年轻的时候可能喜欢争,现在发现,有些路老老实实往前开,比那些穿插加塞的人也慢不了多少,既然没啥收益,何不留个慢悠悠的好心情?这么想就会豁然很多,也就不必要去注意别的队伍的快慢了。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西铁城表,时间笃定来得及,他就安心了。
很快就轮到自己了。“您好,请出示证件”。米劳把早就捏在手上的护照和值机牌递了过去,他还特地把护照的塑料封套给摘了下来,捏在手上。“请抬头,需要拍照”,他抬起头,这才看到面前是一个小伙子,年纪那么轻就在海关工作,必是家里人出了不少力。他这个岁数对这种事情也是见惯不怪了,反正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资源互换,有钱的换钱,有力的出力,至于有其他通天的本事,也是人家换的起,没什么好不平衡的。他冲小伙子笑笑,表示配合,顺带拢了拢自己已经有些稀疏的额发,然后看向镜头。很快指纹也印好了,他一手拿着封套,一手把包往肩膀上提了提,开始准备从口袋里把钢笔、手机什么的往外掏,安检流程他已经很熟悉,连打开包都不需要。他伸手准备接过证件的时候,小伙子递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等等,这是什么?”
米劳吃了一惊,他看出境章都已经盖好了,不知有什么问题。他耐心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海关的小伙子指着他护照保护套,一脸严肃的样子。米劳笑了笑说:“哦,这是我自己戴了个保护套,怕您不方便,我就先摘掉了。”“不是!我说你贴着的这个。”米劳低头看了看,有些疑惑,封套其实挺新的,是单位搞活动的周边,上面只印了一个他自己的ID“米劳”,他还知道这个还违反了出入境的规定了?“嗨,这就是个小玩意儿,印个网名,自己看着玩的,应该,不要紧吧?”他语气很轻松,说完就准备继续走了。“你就是米劳?” 小哥看起来显然不像是轻松的样子,相反,他的表情严肃的好像米劳私藏了什么违禁品一样。“额,是的,有什么关系吗?” 米劳现在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习惯性地往小伙子的工牌上看了一眼,名字叫“郑直”,看编号应该确实是个新人。
郑直一脸不悦地说:“你就是米劳啊!你写的什么狗屁文章,就这么个破游戏,还能给个9.6分,你怕不是收了开发商的好处了吧!” 米劳有些哭笑不得,他压着火气回了一句:“你这小同志怎么说话的?这是你工作应该关心的事情吗?” “我的工作还需要你来教?”郑直的喉咙一下子响了起来,米劳几天来压着的火算是彻底压不住了,老司机再淡定也架不住别人一直加塞逼停碰瓷吧,他和郑直争论了起来。

5

傻逼了!
人啊,真的不能嘚瑟。人算能敌得过天算吗,高速公路再快也架不住有人撞车啊。现在离我还有三个人的地方就有个傻逼撞车了。也不知是什么事情,一个中年大叔和那个海关小哥争执起来了。
拜托!人家是有强制力的国家机器好不好,这些老大叔看起来40来岁地方包围城市戴着小眼睛一副知识分子的样子,怎么就搞不清楚这道理呢。通常这种人不是政府里做事的,就是学校里教书的,一个字,轴。没干过金融的人不明白这道理,满脑子仁义道德社会公心,哪儿那么多道理啊,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王道,对付捏着剃头刀按着你肩膀的人,认个怂吃个亏是再必要不过的了,但凡能达成自己目的的牺牲都不叫牺牲,叫成功的经验!
现在傻了吧。这小伙子明显也是个轴啊,一看就是和班长顶嘴被罚负重跑5公里的倒霉兵,身体倍儿棒,脑子特别犟!人座位底下还放着手枪!和这种人对话,只能怂,不能硬。现在争起来,耽误自己时间不说,还害了别人。我抬手看了看表,得,把我的帕尼尼也搭进去了,现在别说帕尼尼了,要是赶不上飞机,我是真怕你了。
我带着30年的涵养耐耐心心地等他们争执,隐约听见他们在说“第二个人”、“没道理出现”、“怎么能欺骗”这样的词汇。看来这老家伙是摊上大事儿了,我心里这么想着,通道里面的主管就往外走了。

6

也不知吵了多久,郑直的主管出来控制局面了。她是一个看上去50出头的老姐,一脸和颜悦色的样子,但表情很坚毅。她把小伙子拉了进去,把米劳带进另一个小房间,向他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米劳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她点了点头,就出去了,大概是去核实监控录像。米劳看了看表,离飞机起飞只有不到半小时了,这时他的气已经消了大半,他叹了口气,心想真是哪儿都躲不过!他四下看了看,出国那么多次,还真没进过这个小黑屋,没想到倒是这么来了一趟,想到这里,他又有些哭笑不得。
他等了大概十来分钟,主管大姐终于回来了,来的时候还给米劳倒了一杯茶,让他消消气,郑重地向他道了歉,并表示会严肃处理郑直的这种行为。“按规定,我要问你要不要对郑直同志提出书面投诉,如果……”米劳摆了摆手,没让她把话说完,他明白她也就是说个套话,他也不想惹麻烦,说:“算了,小伙子年轻气盛,也别太为难他了。”主管大姐感激地点点头,和他握了握手,起身要送他出去。米劳也拒绝了,他心情还有些阴郁,也不想多说话,指了指手表,意思飞机就快起飞了,他要来不及了,就往外走。主管冲他挤出了一个笑容:“麻烦您还是过一下安检,航班请不要担心,我们已经联系机场方面,会等您一下。再次跟您说声抱歉”。

7

直到那一抹鲜亮的地中海在我面前闪过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是谁害我的了。我就说延误险很邪门,在万里无云场地空荡荡的今天,我成功节约了保险费之后,我的航班又在阴沟里延迟起飞了!漂亮的空姐说延误的原因是有一个乘客因为某种“边境事务”耽搁了,需要等一下。乍一听还以为是哪里又爆发地缘危机展开激烈交火了,心说印度打巴勒斯坦关我浦东屁事。看到他我才明白,原来就是那个和海关小战士吵架的40岁的中年大叔!
真是冤家路窄,这家伙被空姐径直带到了我旁边的座位。我正一肚子火呢,今天他毁了我两次英明决定了,就算我凭借30年涵养忍住不发火,我的黑眼圈也不会放过他!于是我斜着眼睛瞪着他,看他放行李,坐下,系安全带,眼神一动不动,配一张早饭没吃一宿没睡的气虚脸效果加持,无形中给他产生了一股及其强力的黑暗压力。他在我的眼神下,尴尬地推了推眼镜,没敢朝我看,难为情地说了句:“不好意思啊”。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居然就不说下去了。
你倒是找个好借口啊!编个理由不是社会人(至少是金融人)必备的基本素质吗,你这样留给我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是显得自己有水平还是显得我比较不通人情啊?但他好像确实不准备说下去了,我总不好发作吧,就算130斤1米69的我想发作,我这一身杰尼亚也不允许我发作啊!我只能悻悻地拿出手机,打开飞行模式,手指烦躁地在屏幕上搜索自己想用的APP。倒霉!昨天打游戏太激动,忘记缓存好今天飞机上要看的美剧。得了,我拿出降噪耳机,往耳朵上一扣,头一歪准备睡觉了。

8

米劳看旁边的小哥一脸不高兴的睡觉了,说起来也好笑,他也没法和他解释,是机场工作冒犯了自己,飞机才肯等我迟到啊。他哪里知道那个工作人员,为了一个游戏的评测,会抓着自己纠缠不放。他想解释一下,又觉得很无趣,这个世界有些事情,真的是说不清的,大概他也过了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个解释的年龄了,算了,这辈子委屈收的还少吗,自己作为一个杂志编辑,把纸质杂志都混死了,其他事还算个球?
其实那个叫郑直的小伙子生气的原因他也知道,他生气的那篇文章是一个新游戏的评测,他给了一个高分。其实单就游戏本身的品质来说,以他十几年的专业来判断,真称得上是极品,无论是平衡性趣味性还是艺术性都没的说,只是这个剧本有些争议,或者说叙事的手法有些争议。所以他写文章这篇评测出来的时候自己其实也有些打鼓,但开发商不允许讨论剧情的内容,他就只能螺丝里做道场,尽可能地保持专业态度。发表之后的效果,真的一言难尽。
世界总是会把想逃避的人拉回现实。这么想着,他也心定了下来,系好安全带,然后从背心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关机。他下意识地解锁手机,画面还停留在社交网站的页面上,评论已经关闭了,文章的名字叫《美国晚霞2》。他摇了摇头,直接把手机关了。

这篇写的还行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5 / 5. 投票数: 1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2 Replies to “评测 【抿词系列】”

  1. lionelzhang says:

    哈哈哈哈看到第四段的时候一口老血喷出来,所以作者还是比较适合写点家长里短的故事,那么问题来了,米劳这个名字有什么隐喻吗

    回复
    1. Ephraim Wang says:

      我说了你会喜欢的,也没有什么隐喻,随口取一个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