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 吸烟 滑滑梯

本周的题目也是由多人合出,有趣的是其实主角人物在前两个词语出来之后我就基本构思好了,但第三词帮助我完成了完整的剧情。本周题不难,写的挺过瘾。人物是我虚构的,读者不要去查了。

好了,这是最后一箱了,罗杰斯把桌子上的铜制名牌塞进裤袋里,过长的铜牌露出了一大截,收拾完这最后的东西,他这才坐下喘一口气。今天是他离职的日子,他刚刚在沙发上坐下,又站起来去箱子里翻找,他的马克杯不知被放在了哪个箱子里,杯子似乎是一段工作关系里面和自己最贴身的东西。他找了一会儿,悻悻地坐回了沙发,神态有些落寞。是啊,一个工作对人的意义可不光是一个积满咖啡垢的马克杯、一张人体工学的椅子、办公桌上过重的铭牌或一纸空洞琐碎的合约,尤其是对于一个持续了20多年的工作,它几乎渗透进了办公室里的每一件东西,平日里觉得索然无味的办公室,收拾起来,竟有满满几大箱东西,却没有一件东西是多余的。可能对于罗杰斯来说,渗透进的,还不只是这些东西,还有他身体的每一根白发、每一条皱纹。他整了整领子里的丝巾,恢复了那个往日绅士模样的自己,他对着落地窗里反光的自己看了很久很久,好像自己从来就不认识自己一样,又或者,他只是不认识不属于这个办公室的自己?他走出办公室,悠悠地走向咖啡吧。

咖啡吧在楼层窗台的地方,一角放着一整套意式的咖啡机,如果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做出一杯精致的拉花卡布奇诺。不过今天他没这个兴致,拿起一个纯白的马克杯,从壶里倒出一些咖啡,什么都不放,就喝了起来。他呷了一口,蒸汽糊满了他的玻璃镜片,他也不在意,隔着薄雾向窗台外面的露台看去。吧台外是一个大露台,公司把它当做了员工活动中心,一条木质小路穿过薄薄的草皮,把露台隔成两半,一边放着一些铝制桌椅,一边放了一套儿童设施,小路的尽头是一套音响和一个烧烤炉子,开party的时候才会用到,现在用雨布盖了起来。罗杰斯看了一会,像往常一样,端着杯子往滑滑梯走去,背靠在架子上,望着吸烟角里三五个同事,前同事,两眼却在冬日的咖啡蒸汽里失焦了。

“嘿,大叔!”滑滑梯上突然滑下了一个女孩,看起来大学刚毕业的样子,穿着匡威鞋和背带裤,头发是红色的,在这个季节里看起来就感觉暖呼呼的。罗杰斯被她的声音和动作吓一跳,平常这里不会有人来。罗杰斯干咳了两下说:“咳,你好。没想到这里有人。”“没事儿,我在这儿打盹呢,也没想到有人来。”罗杰斯笑了笑:“你是,新来的?”姑娘拍了拍膝盖,把亮着屏幕的手机锁屏后揣进裤袋,然后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他旁边的阶梯上,“对,你好,我叫莉莉,前天刚报到的,才发现还有这么个露台。”“你好莉莉,恭喜你发现了本公司最大的乐趣。”罗杰斯揶揄道。姑娘摆弄着卫衣的带子,全然没在意罗杰斯的话,指了指吸烟角的几个人问:“大叔,那些人为什么和你离得那么远?”罗杰斯有些好笑,这姑娘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神经大条,一本正经地回答:“他们知道我不抽烟,所以不会来这里。”“你不会抽烟!”姑娘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跳了起来,“你在世界上最大的烟草公司工作,居然不会抽烟!”“倒也不是不会抽烟,只是,我没有烟瘾。”罗杰斯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低沉。“你真是个怪人!”她又坐了下来。“歪,大叔。”“叫我罗杰斯吧,罗杰也行” “罗杰大叔!” 罗杰斯摇摇头,莉莉继续说道,“你应该是这儿的高管之类的吧?”她边说边指了指罗杰斯西装领子上的公司logo胸针,他低头看了看,这个是奖励二十周年工龄的员工的定制纪念品,24k金,他得到后一直小心翼翼地戴着,不过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答案,歪了歪头。

“罗杰大叔,那你是哪个部门的?”罗杰斯面容温和地回答:“在打听前辈的个人信息之前,是不是该先说一下自己的情况呢?”莉莉摸了摸后脑:“抱歉。我是刚来的,你知道了,在CAD工作。”罗杰斯喝了一口咖啡,有些像自言自语地说:“公司里居然还有这么个部门。”“对啊!新成立的部门!客户行为分析部!”“是做什么的?”这个名字听起来确实有些晦涩。“不懂了吧!这个是互联网的新趋势,其实就是对大数据的统合利用,从而为销售和研发提供决策支持。”罗杰斯显然还是没听明白,低低地嘟囔了一句:“好的,用三个新名词解释一个名词。” “该你啦!”莉莉搓着手,似乎总是不在意别人对她的评价。罗杰斯沉默了一会儿,答:“我是负责品烟的,算是研发部门的一环吧。”罗杰斯显然谦虚了,他拥有着业界公认的超敏锐感官,对烟草有着极其敏锐的判断力,可以说他就是烟草届的罗伯特帕克、芦丹氏。罗杰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异常的平静,莉莉却一脸崇拜地说:“真厉害啊!你在一个生产香烟的公司里靠抽烟赚钱!”罗杰斯愣了愣,他从来没从这个角度思考过这个问题,他抿了抿嘴,以肉眼无法察觉的幅度微微点了点头,又陷入了沉默。

两人直勾勾望着吸烟角的几个人沉默了许久,罗杰斯忽然微微一抬手,用戴着铂金尾戒的小指向吸烟角指了指:“莉莉,你怎么看那些抽烟的人?”莉莉两眼瞪了瞪,一副被人猜中心事的样子,抬头看看罗杰,他还看着远处,她低头搓了搓裤缝,有些不自信地回答:“我看那里有两类人。”“说说看。”“一类是抽自己公司品牌香烟的人,另一类就是抽别家品牌的人。”“哈!”罗杰斯这次笑出了声,“有见地!”他喝了一大口咖啡。听得出来,他确实对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姑娘渐生好感。“该我问你了!”莉莉仿佛一直在进行一个轮流提问的游戏。“你为什么要离职?”这次换罗杰斯瞪了瞪眼,一副被人戳中心事的表情低头看了看莉莉,莉莉两眼亮闪闪地正看着他,她指了指口袋露出的铜牌,罗杰斯这才明白。他思考了一下,开始认真地回答莉莉的问题:“我以前有个朋友…”“女朋友?”“不是。”“抱歉,您继续。”莉莉把双腿抱拢,看起来像个认真听故事的孩子。“我有个朋友,养了一条狗。一直吃最好的狗粮,做最好的造型,看最好的宠物医生,连散步都要挑最好的风景。几年后,她有了一个孩子,她开始担心狗会给孩子传染皮肤病,就把狗寄存在了宠物旅馆里。结果不曾想,狗还真的在宠物旅馆里传染上了皮肤病,就把他遗弃了。我觉得对狗有些不公平,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对我说:‘你看,我就说狗会传染皮肤病呀!’” “愚蠢!”莉莉愤愤地说。“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想他们发明了一个很好地词形容这个逻辑。”“循环论证!”罗杰斯这次似乎不意外了,他深深地点了点头,继续说,“我们的公司恐怕也在犯这个错误,他们在用降低员工待遇来解决盈利能力的下滑问题…”莉莉接着他的话继续说了起来:“但降低员工积极性显然对提升业绩不利,更不用说削减研究经费,简直是……”“涸泽而渔。”“对!”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罗杰斯喝下了最后一口咖啡,起身往回走,走了几步,又转过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银盒子,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烫金印刷的名片,用华丽的字体印着他的名字,他用两根手指夹着递给莉莉。莉莉赶紧双手在裤管上擦了擦,郑重地用双手接过。两人没有说话,只有莉莉的手机从裤袋里发出了一声来自互联网的推送提示音——叮铃!罗杰斯用食指指了指她的口袋,又竖了竖大拇指,然后转身离开,银色名片盒在他的指尖的把玩中旋转,折射出了亮光。

-完-

这篇写的还行吗?

点击星号为它评分!

平均评分 0 / 5. 投票数: 0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